夏元鼎

 

 

夏元鼎,字宗禹,永嘉人。南宋時期人。


中文名:夏元鼎   籍貫:永嘉
性別:   國籍:中國

 

 
夏元鼎
[約公元一二o一年前後在世]字宗禹永嘉人。南宋時期人。
生卒年均不詳,約宋寧宗嘉泰初前後在世。少從永嘉諸老遊。
好觀陰符,嘗遊祝融峰,自云遇仙人指授,因為作講義。自號雲峰散人。
元鼎能詞,著有蓬萊鼓吹一卷,《強村叢書》又注陰符、藥鏡、悟直三書,直德秀為之序,《度上腐談》並傳於世。
 

 

夏元鼎

沁園春(和呂洞賓)

大道無名,金丹有驗,工夫片時。似嬰兒嬌俊,不離門戶,盈盈姹女,緩步深幃。二八當年,黃婆匹配,隔礙潛通勢似危。須臾見,見靈明寶藏,一點星飛。

其時。似執躬圭。深保護陰陽造化兒。轉南辰北斗,回風混合,雷轟雨驟,只許天知。夢幻浮生,天長地久,雲路著鞭休要遲。金不壞,合朋合德,三教同歸。

 

沁園春(和張虛靖)

太極才分,鴻_鑿破,雲收霧開。見曦魂蟾魄,升沈晝夜,光含萬象,機應丹台。火裏栽蓮,水中捉月,兩個人人暗去來。鵲橋畔,任傳神送氣,巽戶轟雷。

微哉。火候休猜。無師授徒勞顏閔材。問從頭下手,收因結果,爭魂奪命,何處胚胎。小法旁門,幸勤一世,謾道修真不惹埃。爭如我,水晶宮裏,獨步瓊階。

 

沁園春

敢隱默,不敢戲傳,始以小詞,庸謝雅意

天下江山,無如甘露,多景樓前。有謫仙公子,依山傍水,結茅築圃,花竹森然。四季風光,一生樂事,真個壺中別有天。亭台巧,一琴一鶴,泥絮心田。

不須塊坐參禪。也不要區區學掛冠。但對境無心,山林鐘鼎,流行坎止,鬧裏偷閒。向上玄關,南辰北斗,晝夜璿璣煉火還。分明見,本來面目,不是遊魂。

 

水調歌頭

其胎息注想之迷,因與酬唱水調歌頭於後。

採取鉛須密,誠意辨妍媸。休教錯認,奪來鼎內及其時。二物分明真偽,一得還君永得,此事契天機。記取元陽動,妙用在虛危。

法寅申,行子午,總皆非。自然時節,夢裏也教不屬精津氣血,不是肺肝心腎,真土亦非脾。言下泄多矣,凡輩奈無知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二)

要識刀圭訣,一味水銀鉛。驢名馬字,九三四八萬千般。愚底轉生分別,剗地喚爺作父,荊棘滿心田。去道日以遠,至老昧蹄筌。

譬如人,歸故國,上輕帆。順風得路,夜裏也行船。豈問經州過縣,管取投明須到,舟子自能牽。悟道亦如此,半句不相干。

 

《絕句》

崆峒訪道至湘湖,萬卷詩書看轉愚。
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三)

耳目身之寶,固塞勿飛揚。存無守有,中間無念以為常。把定玄關一竅,視聽盡收歸裏,坎兌互堤防。寤寐神依抱,形氣兩相忘。

圓陀陀,光爍爍,貌堂堂。分明真我,罔象裏全彰。此即非空非色,自是本來面目,陰鼎煉元陽。出世真如佛,余二莫思量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四)

真一北方氣,玄武產先天。自然感合,蛇兒卻把黑龜纏。便是蟾烏遇朔,親見虎龍吞啖,頃刻過昆侖。赤黑達表裏,煉就水銀鉛。

有中無,無中有,雨玄玄。生身來處,逆順聖凡分。下士聞之大笑,不笑不足為道,難為俗人論。土塞命門了,去住管由君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五)

律應黃鐘候,天地尚胚渾。騰騰一氣,家園平地一枝春。下手依時急采,莫放中宮芽溢,害裏卻生恩。火候精勤處,加減武和文。

定浮沈,明主客,別疏親。真鉛留汞,造化合乾坤。此是身中靈寶,誰信龍從火出,二八共成斤。些子希夷法,只在弄精魂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六)

擒得鉛歸舍,進火莫教遲。抽添沐浴,臨爐一意且防危。只為嬰兒未壯,全藉黃婆養育,丁老共扶持。火力頻加減,外藥亦如之。

汞生芽,鉛作祖,土刀圭。火生於木,炎盛汞還飛。要得水銀真死,須待陰浮陽伏,雜類降灰池。用鉛終不用,古語豈吾欺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七)

要躡天仙步,金丹是法身。不知謂氣,須還識後自然真。大道從花孕子,點出個中陰魄,烏兔合陽魂。北斗隨罡轉,天地正氤氳。

采依時,煉依法,莫辭勤。立躋聖域,從此脫沈淪。夜氣正當過半,龍虎自然蟄動,勢欲撼乾坤。片餉工夫耳,莊算八千春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八)

神氣精三藥,舉世沒人知。氣隨精化,鎮常神逐氣無歸。心地不明天巧。業識更纏地網,背卻上天梯。今古多豪傑,生死醉如泥。

樹頭珠,潭底日,顯金機。兩般識破,性命更何疑。活捉金精入木,煉就當初真一,方表丈夫兒。信取玄中趣,端的世間稀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九)

聞道不嫌晚,悟了莫悠悠。過時不煉,今生烏兔恐難留。些子乾坤簡易,不問在朝居市,達者盡堪修。火候無斤兩,大藥本非遙。

守旁門,囚冷屋,望升超。迷迷相授,生死不相饒。未識先天一氣,孰辨五行生克,不向眼前求。試道工夫易,福薄又難消。

 

水調歌頭(十之十)

我有一竿竹,偏會取根源。從來汲水桔槔,直挈上西天。不許常人著手,管定竿頭先折,提桶落寒泉。撥得機關轉,北斗向南看。

仗回風,乘偃月,勿波瀾。麻姑此日,西北見張騫。選佛妙高峰頂,飲罷醍醐似醉,獨坐玩嬋娟。水湛月明處,太極更無前。

 

西江月

道,金魚要換金丹,龜齡鶴算不知年,子其勉之,當遇赤城人矣。後於祝融峰遇聖師,指迷金丹大道,果應存無守有,頃刻而成之妙。乃知十餘年間鑽冰取火,盲修瞎煉,今一得永得,實在目前。因足前夢,為《西江月》調,以紀其實,並簡同行。林質父。質父見和,意謂有道無丹,當求畫前大易,遂與酬唱十首於後。

四十修真學道,金魚要換金丹。龜齡鶴算不知年。行滿身沖霄漢。

此事希夷玄奧,功參造化難言。眼前有藥耀山川。好把元陽修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二)

面目本來是道,陰陽造化成丹。騎牛尋犢不知原。真是三家村漢。

古聖立言設象,後人得象忘言。且如乾畫必三川。舍此如何烹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三)

太一畫前是道,全憑龍虎成丹。九還七返保長年。好個逍遙閑漢。

日詣金門玉殿,青衣引贊無言。回風混合萬神安。功向虛無中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四)

舉世沈迷大道,傍門小法求丹。咽津納氣等成仙。真個無知癡漢。

何異雄雞抱卵,夢同啞子交言。陰陽非類隔天淵。總是盲修瞎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五)

不死穀神妙道,杳冥中有還丹。坤牛乾馬運無邊。卻是修行真漢。

脫去名韁利鎖,金童玉女傳言。工夫片餉徹玄關。水火從教法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六)

大隱居塵奉道,衰顏能返朱丹。要須有主種三田。方免驅馳淮漢。

天下江山第一,昆侖景勝何言。希夷妙處集真仙。默默重簾修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七)

萬里擔簦訪道,要知一點靈丹。日烏月兔在朝元。豈在迢迢雲漢。

罔象求珠易得,離明契後難言。五金八石是虛傳。爭似陽修陰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八)

達磨西來說道,十年面壁安丹。爭知水火不交煎。因果謾成羅漢。

仰箭射空力盡,依然墜地何言。虛空拶破強參禪。肯把金丹燒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九)

幾載雞窗求道,費他兔楮鉛丹。經書子史盡蹄筌。鹿走徒嗟秦漢。

百代興亡瞬息,徒留紙上陳言。誰知太始道常存。烏兔仙家修煉。

 

西江月(十之十)

行處青牛引道,飛來鶴頂呈丹。談玄玉局在西川。此日方當龍漢。

千載寂寥吾道,可憐平叔多言。畫蛇添足悟真篇。付與誰人修煉。

 

水調歌頭

盡性之道。願方為世唾棄,曷能明子貢不傳之旨。荷來誠既切,竟以誕聖於北方壬癸之位,為水調一詞以謝,並呈鄉人趙撫幹季清、周提幹達道,幸反求之有餘師矣

三三乾妙畫,佑聖誕彌辰。北方壬癸,水生於坎產元精。一數先天有象,元始化生相應,靈氣屬陽神。壽永齊天地,萬物盡回春。

說龜蛇,名黑殺,蘊深仁。陰中陽長,要知害裏卻生恩。此意宜參造化,正是金丹大道,不在咽精津。富貴公方逼,肯問出人倫。

 

水調歌頭

光諸丹經以質難。意初未釋,凡辨問數十條,乃噤不語,垂首悵然而去。後忽具信香誓狀,謂曆江、淮、閩、浙,拜師幾百,不識向上玄關,覺今是而昨非。不知其所覺何事,謬贈以水調一詞。有天臺郭應昌、儀真胡堯咨、徐勳、金陵趙拱、湖湘唐純素預焉

人身藏宇宙,烏兔走西東。晝舒夜卷,不拘春夏與秋冬。存想非心非腎,吐納非精非氣,子午謾行功。一點真靈寶,混合自回風。

感嬰兒,交姹女,愛丁公。黃婆匹配,一時辰內上仙宮。恍惚無中有象,陽火陰符密契,大道屬鴻_。火候能調理,天地與無窮。

 

西江月(答王和父送□錯認水酒)

甘露醴泉天降,瓊漿玉液仙方。一壺馥鬱噴天香。麹蘖人間怎釀。

要使周天火候,不應錯認風光。浮沈清濁自斟量。日醉蓬萊方丈。

 

西江月(送臘茶答王和父)

萬匯陽春吐秀,爭如雀舌含英。先天一氣社前升。啖出昆侖峰頂。

要得丁公煆煉,飛成寶屑窗塵。蜜脾神用脫金形。送與仙翁體認。

 

賀新郎(和劉宰潛夫韻)

天上神仙路。問誰能、超凡入聖,平虛交付。三島十洲無限景,穩駕鸞輿鶴馭。更馴伏、木龍金虎。造化小兒真劇戲,煉陽精、要戴乾為父。須定力,似愚魯。

三旬一遇交烏兔。便丹成、天長地久,桑田變否。四象五行攢簇處,全藉黃婆真土。無私授、人多胡做。堪歎紅塵聲利客,向花朝月夕尋妝婦。應不解,乘槎去。

 

滿江紅

人世何為,江湖上、漁蓑堪老。鳴榔處,汪汪萬頃,清波無垢。_乃一聲虛谷應。夷猶短棹關心否。向晚來、垂釣傍寒汀,牽星斗。

砂磧畔,蒹葭茂。煙波際,盟鷗友。喜清風明月,多情相守。紫綬金章朝路險,青蓑箬笠滄溟浩。舍浮雲、富貴樂天真,釃江酒。

 

滿庭芳

久視長生,登仙大道,思量無甚神通。正心誠意,儒釋道俱同。雖是無為清淨,依然要、八面玲瓏。朝朝見,日烏月兔,造化運西東。

黃婆能匹配,天機玄妙,朔會相逢。正三旬一遇,消息無窮。不待存心想腎,非關是、打坐談空。君知否,靈明寶藏,收在水晶宮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k 的頭像
kk

sun fellow

k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